您现在的位置: 首页 >> 研究资料 >> 研究成果 >> 山东 >> 日照 >> 正文  
           
 
生活习俗
作者:未知 文章来源:日照市情网 点击数:268 更新时间:2014-12-10 15:47:04

 

    服饰  清末民初,居民衣服肥大,色调为男黑、女蓝。老年妇女多深蓝,少妇、姑娘为浅蓝。冬季,富家男子多穿长袍、大褂,有的外套马褂;穷人穿右大襟短袄,弯腰时,臀部尽露,俗称“蹶腚袄”。一般无内衣,故又称“筒子袄”。腰间束带,御风寒,便劳作。棉裤,一般为大腰、大裆、肥腿。穿单裤过冬的亦不在少数,因风吹裤胀,形若灯笼,故称“灯笼裤”。女装仅袄较长大。男女均在裤脚扎腿带,女人扎得略宽,闺女出阁时扎大红腿带。穷人穿袄到春末,故有“吃了端午粽,才把棉袄扔(脱掉)”的说法。夏季,贫穷男子把对襟背搭(即小褂)当作礼服看待,多数人光膀子,有的披短蓑衣或一块披布。女人短大襟褂,长裤,一年四季扎腿带。富者男着细布或丝绸褂裤,女穿麻布衣衫。二十世纪50年代后,男上衣对襟渐多,花布、白洋布见于农村,公职人员及求学在外的多着中山装。冬季,亦有穿棉大衣的,俗称“大氅”。夏天,衬衣、背心多见,其衬衣前短后长,上一个布袋,五扣。富家年轻女人着浅蓝色士林布旗袍,旗袍短而瘦,在膝盖以上,外套毛衣,俗称“毛衣外套”。建国初期,布料色调以灰、蓝为主。公职人员和学生着中山装、列宁服。农村,除中老年妇女上衣为右上襟外,其余多为对襟。“文化大革命”期间,青年男女喜着陆军式服装。二十世纪80年代,女性服装红、黄、绿、紫异彩纷呈,款式也新颖多变。毛质中山服、西服、呢大衣也较普遍,男性多用黑、蓝、灰色布料;毛衣、毛裤、面包服、羽绒服已成为农村青年男女的普通服装。夏季,年轻女性穿裙子逐渐普及到农村。城镇已出现超短裙。农村男人普遍穿衬衣、背心、汗衫。冬季,青年男女多以毛衣裤、线衣裤御寒。现在已兴皮茄克上衣。

    首饰   建国前,女性佩戴钗、簪、耳坠、手镯、戒指等首饰。姑娘、少妇戴耳坠,老妇多戴耳环。建国后至70年代,很少有人戴首饰。80年代始,年轻女性喜戴耳坠、戒指和项链,以金银质地居多。

    发型   清末,男蓄长辫。姑娘独辫,婚后盘发髻于脑后,状若半球,外用发网罩住。老年妇女多将头发叠扎起,俗称“髽(zhua)鬏(jiu)”。辛亥革命后,男子多剪辫剃光头,少数人留半截长发披于脑后,戏称“羊尾巴”。抗日战争后,有少数姑娘剪掉长辫,不扎,俗称“哈撒毛”;男职员、学生开始留平头、分头。建国后,青壮年男子一般留分头、平头;姑娘留短发或扎两个小辫。二十世纪80年代始,青壮年男性逐渐喜欢长发型,女性烫发,由城镇推及乡村。

    帽子  建国前,男人多戴黑崇呢瓜皮帽,也有戴咖啡色毡帽的,还有戴土耳其绒线卷沿帽,冷时可放下护耳。农民戴布料瓜皮帽。女人顶方巾,俗称“搭包头”。夏季,富人戴草帽,穷人戴苇笠。建国后,男人戴八角帽、解放帽。冬春秋,女顶包头。现在,城镇女性兴针织毛线帽、长围巾;男子敞头或戴鸭舌帽。老年戴长盖绒帽或礼帽。

    鞋袜  建国前后,鞋多用麻线衲的布底,布帮。有“双脸子”鞋,因鞋的前脸中间嵌入两根皮条而得名。女穿绣花、割花尖头鞋。旧时,富人冬季穿高帮布棉鞋,穷人穿单鞋或草制的“毛窝子”、“蒲鞋”等。夏季,穷人多赤脚。二十世纪40年代初期,妇女放足的渐多,女鞋头渐变宽大。抗战前期,公职人员、学生有穿万里鞋的。建国后,机制胶鞋、布鞋渐多。60年代,夏季曾大兴“日照凉鞋”。此鞋系用废胶轮胎做成,耐穿易修,便于劳作,故有歇后语:“日照凉鞋—车轮胎”。70年代后期,女性始穿高跟鞋,男性穿皮鞋的也渐多。夏天,普遍穿塑料、皮革及人造革凉鞋。80年代后期,“日照凉鞋”才被淘汰。清末民初,富人多穿衲底白布袜。二十世纪20~30年代,富人穿机制粗线袜。建国后,男女穿各种颜色的机制短袜。二十世纪70年代后化纤袜渐多。夏季多穿簿化纤袜,现在年轻女性着盖过膝的长筒袜。

    饮食  境内居民一日三餐。旧时,富有人家一日三餐,部分农民为节省口粮,冬闲时两餐。农忙时,午饭送到田间。建国前,富人以细粮为主,穷人以高梁、地瓜、穇子等粗粮为主,甚至糠菜半年粮。干粮以煎饼为主,辅以饼子。汤食名为糊糊、粘粥(即用米熬制的稀饭)、咸饭(用面粉、菜末、盐做成的稀饭)、疙瘩汤、面页汤等。多数人家自腌咸菜或辣椒下饭。居民多喜食“小豆腐”(俗称“豆沫子”、“渣腐”、“青浆”)。春季,以煎黄鲫鱼卷煎饼、茼蒿熬刀鱼、蒜台熬巴鱼、辣椒炒勾鱼为美食。逢节日或款待亲朋,才吃面食或大米干饭,菜肴力求丰盛。二十世纪60年代中后期,稻区多吃大米。80年代,居民以细粮为主,西部细粮过半,以白面居多。现在城镇居民又喜吃杂粮调节口味,吃杂粮也为营养平衡。

    饮酒  旧时,饮散白酒居多。二十世纪60年代以瓶酒为上品。八九十年代后,瓶酒档次不断提高,以当地产“尧王醇”最受欢迎;啤酒也进入寻常人家。以青岛产或日照产“青岛啤酒”系列“汇泉啤酒”最受欢迎。招待亲朋饮酒,成为惯例。有“无酒不成席”之说。

    饮茶  旧时,城镇及沿海一带少数富裕人家喝南方茶。农民常在热天采摘鲜茶树叶煮水或炒高梁来熬汤解渴。二十世纪70年代,居民喜饮日照绿茶,尤其春茶上市,先饮为快。建区后,随着茶叶的大面积发展,日照绿茶成为居民家庭必备的待客、消暑、解渴的饮品。

    民宅  旧时,民宅以草屋为主,房屋多为三间,一明两暗,不留后窗。石基、土打墙(山区多为乱石墙)、草顶、板门、木棂窗。院墙多为乱石垒成,或柴草篱笆墙,高不过人头。沿海民宅,多在山墙上开一窗户。富有人家多为四合院,房屋石基、砖墙、筒瓦或板瓦盖顶。二十世纪60年代,民房用砖垛子,屋顶上半部苫山草或麦秸,靠屋檐的部分挂瓦,山墙做潲,称“四不露毛”。80年代,民房实行统一规划,档次越来越高。房屋多为石基,红砖墙(山区多乱石墙)、瓦顶,门窗镶玻璃,兴落地门、连门窗、大遮阳、水泥地面。现在,日照、石臼、秦楼、涛雒等镇、街道农村,已出现2~6层的楼房,安装了铝合金门窗、茶色玻璃,外墙皮饰马赛克。旧时盖房先请风水先生看宅地,定大门位置(一般忌人水同行)。然后择吉日燃放鞭炮,破土动工。农民盖房,邻里帮工。二十世纪80年代,盖房户备好料,由建筑队包建。新房上梁时燃放鞭炮,并在梁上贴“上梁大吉”、脊檩上贴“吉星高照”,再用红线绑上一把新筷,用红线、红布串坠铜制钱。门框贴“昨日太公由此过,说是今日好安门”。新房落成,摆酒款待工匠、街邻。

    代步工具  建国前,人们外出多步行。新媳妇走娘家或搬亲,山区备毛驴,其他地区使用搭棚的独轮车。二十世纪60年代,农村中始有自行车。八九十年代后,赶集或下田多以自行车代步。出远门多乘公共汽车,中青年骑轻型摩托车的渐多。90年代后,城市交通日益发达,公交车成为人们城镇交通的重要工具。进入新世纪后,私家轿车、电动助力车等开始进入部分家庭。

    亲属称谓  曾祖父,称老爷爷;曾祖母,称老嬷嬷。祖父,称爷爷;祖母,称嬷嬷。建国后,公职人员子女称祖母为奶奶的渐多。父亲,称大大,境内西北部少数村庄称爷,二十世纪70年代后,称爸爸的渐多;母亲,称娘。公职人员一般称妈。伯父,称大爷,若伯父有数人,以其兄弟排行为序,称大爷、二大爷……;伯母,称大妈或娘娘。叔父,称叔,若叔父有数人,以其兄弟排行为序,称大叔、二叔……;叔母,称娘娘、婶子。对父亲的同胞兄弟,也有称二大大、三大大……的。姑母,称姑。兄,称哥哥或哥;嫂,称嫂嫂。弟,称弟弟或兄弟;弟媳,称兄媳子、弟妹,或“老二家”、“老三家”……。姐,称姐姐;姐夫,称哥哥或姐夫。妹,称妹妹;妹夫,称妹夫或兄弟。外祖父,称姥爷;外祖母,称姥娘、姥姥。舅父,称舅;舅母,称妗子。姨母,称姨;姨夫,也有称叔、伯的。农村夫妻相互称谓,多在“他爹”、“他娘”之前冠以孩子的乳名,或以“他”、“她”指代,或背称“做饭的”、“屋里的”、“俺家里”、“俺老婆”、“俺外头”、“俺男人”。70年代后期,农村年轻夫妇直呼对方姓名的渐多。城镇居民称对方的姓,年轻夫妇于姓前冠以“小”字,中年以后则冠以“老”字。妻子称呼丈夫的亲属,面呼随丈夫称。当着第三者,称公爹为公公;称婆母为婆婆。夫之姐,称大姑姐、大姑子。夫之妹,称小姑子。夫之兄,称大伯、大伯头子。夫之弟,称小叔子。丈夫面称岳父为大爷、叔,对外称丈人;面称岳母为大妈、婶子,对外称丈母娘。近几年,有人随妻称。对妻子的兄弟姊妹,当面随妻称;对外称妻之兄、弟为舅子;妻之兄弟媳妇,称舅媳子。妻之姐妹,称姨子;妻之姐妹的丈夫,面称兄弟,背称连襟、连桥。